我告诉大家华住要做世界酒店第一-网易社会新闻
点击关闭

集团公司-我告诉大家华住要做世界酒店第一-网易社会新闻

  • 时间:

郭碧婷回应领证

2、《季琦:安放旅人的靈魂》長江商學院

這是一場很難預測和籌劃的生死搏殺,這是一場不得不勇敢面對的鬥爭,這也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

2000年,季琦提出再搞一個能把「旅游業和酒店業相結合」的經濟型連鎖酒店,這一決定立馬得到其他人的響應。

早在攜程時代,這個IT男就曾找到「鼠標加水泥」(訂房中心)模式和一筆風險投資重獲生機,讓攜程在互聯網泡沫的最後時間,第一個衝出去,順利上市納斯達克;

2010年,漢庭母公司華住集團也順利美股上市。

與梅蘊新在納斯達克合影再到漢庭的時候,一切都那麼輕車熟路。按季琦的話說,他很幸運!連一路跟着過來的投資方IDG負責人周權都開玩笑說:「老兄,你下一個創業公司我們一定投,你賣狗屎我們也投!」

「這是一場不得不勇敢面對的鬥爭,這也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

3、《季琦:這個時代,真正的精神和情懷比任何時候都重要》商業評論雜誌

因為除了要張羅好CEO的角色,華住的國際化擴張也在大步邁進。2019年11月,華住旗下子公司China Lodging Holding Singapore完成對Deutsche Hospitality德意志酒店集團100%股權的收購。

早在上海上學時,每天飯吃不飽,與周邊的環境也格格不入,他就開始思考「人為什麼活着」這樣的問題,並通過遍讀羅素、尼采、弗洛伊德等各種哲學、心理學書籍來排解。

2019年10月,全季首家海外直營店設在了新加坡歷史悠久的烏節路上。這次升級版用的多是圓弧設計,每間客房備着復古茶具,還有禪茶香氛,無處不在地體現着東方魅力。

「小時候生活很苦,住的房子不能說看得見星星吧,但也差不多。外面下雨,家裡也會下。冬天根本睡不暖和,被子上要壓很多衣服保暖……」

儘管華住旗下品牌很多,但各自定位都很清晰,每一類人群都能在當中找到自己喜好的酒店。同時,就像在下圍棋一般,在中國甚至國外的重要版圖上,季琦都力爭在每個位置都放上一顆關鍵的棋子。

1999年,看着美利堅的互聯網公司如火如荼,剛從美國回來不久的季琦心癢難耐,拉上樑建章、沈南鵬和范敏,四個大男人創辦了攜程網,想藉著這一波浪潮多掙點錢。

END

雅高、錦江、華住等酒店集團在堅定地往這條路上走,進行全住宿甚至是旅遊產業鏈布局;而攜程、Airbnb、OYO則從流量平台往上走,雙方之間的短兵相接將是必然。

他是這麼說,也是這麼做的。如今,點開華住的APP,從海友到漢庭、從全季到桔子水晶、從美居到禧玥,酒店品牌已經多達17個。

「線上企業固然好,規模可以極大,可以達到千億美元的規模,但達到這個量級的企業數量極少,競爭會非常慘烈,企業生活周期會很短。」季琦形容這就像曇花,很美,但只能一現;不如紮實做事,只要不出錯,華住就有機會和希爾頓們一起,躋身世界酒店之列。

季琦在2019華住大會就曾表示,中國還有很多人口新紅利:南京一年吃掉一億隻鴨子,武漢一年吃掉30億隻小龍蝦,有12.6億人沒有出過國,10億人沒坐過飛機……

然而,從2019年底開始,他真的沒什麼閑情雅緻的時間了。

他也曾在廣州的一個小餐廳里,與唯品會的沈亞暢聊融資的事情。幾年過去,聊過什麼已經模糊,但唯品會的市值已近百億美元,比起他吭哧吭哧幹了十幾年的傳統企業,要輕鬆得多。

2003年12月,攜程順利在納斯達克上市。

這個創立和共同創立了三家納斯達克上市企業、並且每一家市值都超過了十億美元的男人,在2日的第二封信中再度穩定軍心,表示「我們不會通過裁員和減薪來應對危機」,並稱:

6年後,如家也成功上市納斯達克。他的繼任者孫堅赴美敲鐘。

在他看來,未來的酒店集團可能是一種合併了流量和品牌的新型酒店集團。

而很早之前的IDG年會上,聽着雷軍做小米,一輪融資作價已經超過百億美元,台下的季琦都心生羡慕:「還沒上市呢,就一百億了!」

作 者丨呂曉倩圖片:網絡、圖蟲創意「在整個疫情期間,可以肯定的是:整個連鎖的門店效益將會極差。」

如此的線下體量,將從這次疫情中遭受的衝擊可想而知。

「華住的骨幹做出表率,跟大家一起共渡難關。除我的薪酬全部捐出外,華住班委薪酬打對摺,華住合伙人薪酬打7折,華住VP以上幹部參照執行。」

酒店業呢?從微博財經顯示的美股盤面看,旅遊股盤普遍下挫,攜程跌逾8.32%,途牛跌2.08%,華住跌至8.65%。

創辦了三家超過十億美金級的上市企業,人們都以為,季琦收穫最多的應該是金錢和名聲。但這個男人似乎對形而上更感興趣。

就像被安上馬達一樣,攜程只是個開端。

他覺得,做攜程時讓他實現了財富夢想,沒有了生活的壓力,心態變得從容和淡定;做如家時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但這些鍛煉了他,讓他心胸更加開闊,學會了寬容和容忍;而做漢庭時,他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這一輩子要的是什麼。

一次和雅高創始人在北京后海喝咖啡,他問對方,你一生這麼精彩,有什麼遺憾的地方嗎?對方回答,事業上很成功,就是在家庭上有些遺憾。當時季琦想,假如自己也是一個70多歲的老頭,坐在北海邊,有位後生問同樣的問題,如果他也這麼回答,是多悲哀的事。

1、季琦著《創始人手記》一書

「未來酒店應該是:既像家一樣可靠、踏實,又有家裡無法體驗的生活和生活方式。」季琦覺得一切定式都會被打破,並列舉了幾種酒店趨勢:

對於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能做的不多,但是,我們堅守本職工作,堅守企業價值觀。照顧好員工,照顧好住客,照顧好加盟商。

打翻潘多拉盒子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引發的是旅遊、餐飲等行業的慘跌。美澳等國禁止中國人入境,大部分往來的國際航班停飛;著名餐飲品牌西貝面對2萬名員工待業束手無策,稱即使貸款也撐不過三個月……

一開始,沒有石破天驚的商業模式,只是仿照美國「億客行(Expedia)」照搬照套。在賣門票和賣旅遊團里轉了幾個圈,直到發現經濟型酒店的巨大市場空白,攜程才開始做在線訂房,短短3個月,預訂用戶就達15萬。

話糙理不糙。儘管漢庭起步不久就遇到金融危機,但季琦還是做到了:

所以直至今天,季琦的生活在一眾圈內大佬中都算簡單:喜歡聽貝多芬的音樂,喜歡到處旅行,喜歡開SUV轎車……

童年的艱苦,讓他過早對人生有了比別人更深刻的理解。

重創,那是可想而知!面對這樣的境地,季琦年前給員工寫過一封公開信。

「那時創辦攜程就是一個窮小子發財的夢!」季琦曾自嘲道。

有意思的是,理工科出身的季琦雖然深知互聯網的價值,卻還是堅稱華住的理想是要成為「線下大王」。他覺得任何技術的發展,都代替不了線下的實體體驗。

一切恍若隔世。此時距離季琦在2019華住大會上放言「萬店計劃」,僅隔了2個多月。

一個良好的經濟,應該讓每個人通過努力工作和創造獲得成功,並過上有意義有尊嚴的生活,住酒店也是一樣的。

信里他表述自己親歷過非典,逐一地分析疫情事態,鼓勵員工要保持正能量,堅定行善業而得昌盛,只談安全不談生意。

然而季琦並不跟風。他還是喬布斯的鐵杆粉絲,不管是精神理念,還是產品追求,季琦都能從老喬身上找到一種同道中人的慰藉:

再到漢庭,季琦已經輕車熟路,第一個感覺就是——IT人來做酒店,打破的空間實在太大了!

當發現有客戶在網上發帖抱怨酒店預訂價格太貴、帖子底下清一色點贊時,季琦馬上帶着一個本子、一把尺子和一台相機,在一個月內睡遍全上海幾乎所有經濟型連鎖酒店,摸清了房價、房間多大,甚至床多大、門多高……

但喜好哲學的季琦樸素又睿智地切中了要點。在第二封信的結尾他寫道:

「這是一個產品主導一切的時代,用喬布斯的話驗證一下我的觀點:我創建公司的唯一目的只是為了產品。」

季琦曾坦言:「做攜程的時候我已經賺了足夠的錢了,那時的錢應該是過億了。」

季琦的出生並不華貴,父母起早貪黑在地里務農賺錢,他努力學習上進,1985年如願考上上海交大工程力學系。按他的話說,一個在泥土裡打滾拼搏出來的孩子,在未來事業、工作中還是比較能夠抗壓和忍耐的。而這也為他21年的奮鬥埋下了伏筆。

如此艱難之下,華住集團還慷慨「捐」出旗下近百家門店,可被徵用于接待醫護人員、醫療觀察和各類後勤保障用途。被徵用酒店的加盟管理費將被免收。

當這顆棋子指向國際的時候,季琦骨子裡的東方情結蹦了出來。「華住的國際化就應當從新加坡建立總部,這裏華人最多,我們可以共情,然後進軍亞洲其他市場,再到歐洲、最後是美國。」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他還把互聯網「快魚吃慢魚」的提法帶到如家,引入許多現代管理工具,包括ERP系統、平衡計分卡考核等,打破酒店業常規;

比如客房將普遍縮小,以精緻為主,就像Citizen M酒店,房間只有十五平方米左右,反而淋浴間做得很大;比如布局設計不再是規範的流程,也許酒店的前台會改成像咖啡店一般,精神層面的文化與藝術越來越重要;當然還有各種科技技術的應用,比如人臉識別、機械人、大數據等等,客人的體驗感都是全新的……

當年一場甲型H1N1流感肆虐墨西哥,導致其主要旅遊勝地的酒店在十天內入住率直降50%,甚至迫使坎昆等地的25家酒店直接關門,許多酒店不得不為吸引遊客獻出3年免費度假權。

疫情是暫時的,紅利還有很多可以挖掘。

但季琦深知互聯網的甘與苦。

選址和其他品牌錯開,主攻長三角,冒險把第一家漢庭開在三線城市崑山,實行光纖接入、雙網口、無線覆蓋公共區域的升級互聯網服務等等。和已有經濟型酒店相比,漢庭儼然是「升級版」。

這是華住首次全額收購海外酒店。季琦和副執行董事長張敏兩人,一個主內,一個主外,忙得不亦樂乎。

2月2日晚間,華住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季琦,通過郵件向內部全體員工發佈《關於疫情的第二封信》。他在信中估算,假如疫情持續6個月,一線員工的人力成本將達36億。

BAT、蘋果和亞馬遜等巨頭是否會滿足於賦能的角色,是否會在酒店領域進行縱深的布局,都將是未知數。

▲圖為如家CEO孫堅、董事會聯席主席沈南鵬

酒店業一泡就是21年,別人只知道季琦的酒店業越做越大,卻不知道這一切源於他對生活無限的渴望。當時的那個小男孩,如今想把自己做的酒店變成一個個溫暖的家。

▲新加坡全季酒店在此之前的幾年,季琦就深入研究了國際市場,比如洲際、萬豪、雅高、希爾頓、凱悅等國際集團,也預料到有一天將在高端、豪華的細分市場上遭遇他們。他甚至把每個品牌的優劣分析得一目了然。

「我告訴大家華住要做世界酒店第一。每次我這麼說,大家都將信將疑。我就會拿出有理有據的分析來,而且還有路線圖!」

說干就干,當年3月,「如家」誕生,季琦也從攜程總裁變成了如家CEO。由於如家比三星級酒店的房價還低10%-15%,加上攜程龐大的訂房網絡,半年不到,如家的利潤就穩定在20%。

創業也不例外。別人看到的是錢,他看到的是精神境界。說起來有點俗,但他毫不矯情地說過:我視金錢和虛名如糞土。

這種對於危機的高效應對或許源於季琦的早年經歷。

現在,華住儼然已經從一家幾個人的初創公司,變成了市值百億美元的境外上市公司,是門店遍布全國各省市、每年接待客戶近億次、2019年總銷售額已達上百億的超強酒店集團。

他運用美國118位最厲害的CEO在《公司目的》中開頭寫的那句話:

今日关键词:宋祖儿吃螺蛳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