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软银在WeWork上已经投入了100多亿美元-吉林市新闻
点击关闭

WeWork-之前软银在WeWork上已经投入了100多亿美元-吉林市新闻

  • 时间:

蓝天救援队员身亡

坊間傳說孫正義投資神機妙算,但實際上他最成功的兩個投資,一個是雅虎,再一個就是阿里巴巴。

但孫正義進軍美國市場之後,其實並沒有賺到什麼錢,如今看起來虧得更多一些。

現在軟銀投資的印度連鎖酒店OYO正在陷入旋渦之中,2015年8月,OYO啟動B輪融資,從軟銀集團那裡籌集到1億美元。此後,孫正義的軟銀幾乎出現在OYO後續的每一輪正式融資名單中,且不斷加碼。OYO一共融資了32億美元,而來自軟銀的資金就高達15億美元。

沙特公共投資基金和阿布扎比主權財富基金穆巴達拉投資公司已經告知願景基金高管,他們向新基金投入的每一分錢都必須來自願景基金優質投資產生的利潤。

已經有銀行家表示,如果軟銀的營收繼續保持在一種不穩定的狀態,從長遠來看,銀行可能無法向軟銀髮放更多貸款。

軟銀正在和之前看走眼的遛狗公司Wag說分手。軟銀在這家公司投資了3億美元,持有50%的股份。然而這家公司也是個只花錢不賺錢的主。

軟銀曾在去年夏天宣稱,1000億美元願景基金的下一隻基金規模將達到1080億美元。但是知情人士稱,新基金的體量可能最終不到1080億美元的一半,而且幾乎所有資本都來自軟銀自己。

由於軟銀集團在WeWork等創業公司身上的投資令人失望,很多資金開始拒絕向軟銀提供新資金。願景基金投資的不透明、混亂也開始被詬病。在截至去年9月份的6個月時間里,願景基金一號表示,投資組合公司中有25家公司投資盈利,另外25家虧損,但只列出了幾個公司的名字。

WeWork災難 孫正義神話畫上句號

致力於為廣大讀者提供最有價值的科技金融信息

由於瘋狂的投資行動,軟銀集團背上了近1000億美元的債務包袱。而為了拯救WeWork,軟銀向日本的一些銀行協商,準備貸款30億美元,但是貸款過程同樣並不順利。

OYO雖然擴張迅速,在全球10多個國家和500多個城市開展業務,但遺憾的是,迄今仍然難看到任何盈利點。2019年10月,Lightspeed Ventures與紅杉開溜,將所持股份的50%以15億美元出售,2019年12月,OYO聲稱將會裁員2000人。

2000萬美元,換回1400億美元的故事,成為不斷被人傳頌的神話,阿里巴巴也為孫正義帶來了巨大的底氣。

9年後,WeWork遞交了招股說明書。在這之前,它是美國最有價值的科技公司之一,也是估值最高的獨角獸企業,高達470億美元。在遞交招股說明書之後僅僅6周,WeWork就變得「一錢不值」。

願景基金第三財季運營虧損為2250億日元(合20.5億美元),而去年同期則為盈利1760億日元(約16億美元),相當於減少了4010億日元(約36.44億美元)。這也直接導致第三季度軟銀集團利潤從去年同期的4380億日元(39.8億美元)降到了26億日元(約0.24億美元),遠低於分析師平均預期的3450億日元(31.35億美元),降幅高達99%。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科技金融在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因為無論招股說明書如何妙筆生花、力透紙背,但終歸原形敗露,WeWork做的生意跟共享沒有一毛錢關係,跟科技也毫不搭邊,其實就是一個「二房東」,而且是一個巨額虧損的「二房東」。

「我在投資判斷上出了問題,目前正在深刻反省自己。」孫正義在2019年第二季度財報發佈會上承認。

在WeWork上市災難發生之後,外界對於孫正義的投資策略提出了質疑。

Hi~新朋友,記得點藍字關注我們喲

2019年11月6日,軟銀公布了其2019財年第二季度的財報:7至9月,軟銀營業額虧損65億美元,這是孫正義執掌軟銀14年以來首次遭遇公司季度虧損。

日本軟銀集團第三財季營業利潤下降了99%,由於頻頻投資失敗,孫正義開始走向神壇。日本軟銀集團(SoftBank Group Corp)周三表示,第三財季(2019年10月至12月)營業利潤下降了99%,遠低於分析師的預期。虧損主要原因受其千億美元規模的「願景基金」的投資損失拖累。

過去多年中,孫正義往往對所看好的科技公司給出豐厚的高估值(遠遠高於他們上一次的估值),並且投入數億美元資金,獲得一到兩成的股權。孫正義鼓勵創始人團隊利用充裕的資金,去佔領市場份額,擴大用戶規模,是否盈利並不是他所關心的內容。

去年底,打着高科技企業幌子的美國寫字樓二房東公司WeWork上市失敗,WeWork估值暴跌九成,軟銀集團被迫展開了一次代價高昂的救援行動。

聲明: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轉載請註明出處。「科技金融在線」專註科技金融領域獨家報道

資本開始遠離孫正義孫正義此前一路凱歌的時候,被世界視為投資大師,最成功的冒險家。馬雲評價孫正義「在投資方面可能是世界上膽子最大的人。」

近40年來,日本各大銀行一直是孫正義公司資金的提供者,其中,三菱日聯金融集團、三井住友金融集團和瑞穗金融集團是為軟銀提供貸款最多的日本銀行,總計超過150億美元。但WeWork的問題讓這些銀行開始懷疑是否應該繼續支持孫正義。

上市失敗后,WeWork的估值從470億美元暴跌到80億美元,而之前軟銀在WeWork上已經投入了100多億美元。因為縮水太快,同樣無人肯接手這家企業。為了給WeWork續命,軟銀不得不再掏腰包50億美元。在這一輪援助之手,軟銀集團已經持有WeWork公司的八成股權,成為直接控制的母公司。

2010年,亞當·紐曼創立了WeWork,吹起了共享辦公的風口,WeWork也成為這個風口上一頭飛上天的「豬」。

6分鐘投資馬雲的故事,已經成為大量微商文案的靈感來源。

網絡打車公司Uber(UBER.US)是孫正義最引以為傲的投資之一。而自去年5月上市以來,Uber的股價表現令人失望。

2000年,軟銀向阿里巴巴投資2000萬美元,持有阿里巴巴40%的股份,目前仍持阿里巴巴26%左右的股份,阿里巴巴的業績也成為軟銀股價的一個重要支撐。

然而一旦冒險失敗,跟隨而來的,不僅僅是冷嘲熱諷,資本也開始對其敬而遠之。

如果銀行收緊錢袋子,孫正義的路將會變得異常艱難。

人們懷疑OYO會成為另外一個WeWork。

孫正義的投資水平在去年7月至9月的第二財季受到質疑,願景基金因投資WeWork等公司「失敗」而陷入困境,第二季度錄得89億美元的經營虧損。

「投資之神」孫正義成為大量微商文案的靈感來源

今日关键词:无心法师3定档